中信:民兵抱食品箱行进!

文章来源:大赛吧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22日 18:54  阅读:8967  【字号:  】

姐姐,带我去坐坐公交车吧。我笑眯眯的问道。走吧,去坐公交车!好!我高兴的说。从公交站上车以后,整个车子就开始漂浮起来。我往窗外一看,乖乖呀,这么高!我扭过头来,不敢再往下看。等到站的时候,我拉着姐姐,飞快的下了公交车。

中信

八岁,十岁……我见奶奶的面越来越少,只是从家人那里偷听出奶奶生了病,活的时间不长了。

我哭了,恐惧了,母亲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。她真的是我的太阳,她用粗糙而宽厚的大手将我的小手包裹住,就像阳光包围了绝望的云层,她的光与温暖,穿透了我,照亮了我的心房。她温柔地对我说:不要怕,只要想着你心中的光亮,就不再害怕黑暗了。我抹去眼泪,固执地摇摇头,说:可是我并没有什么光亮啊……母亲笑了,她那美丽的笑容足以驱散一切的阴霾,傻孩子,我就是你的太阳啊。发出光亮的太阳,一切有我,你大可不必担惊受怕。我破涕为笑,因为母亲,一直是我心中的太阳啊。当我哭泣,为我擦拭泪水的是她;当我迷茫,指引我的人也是她。就这样,我轻轻握住了母亲的双手,和她一起走出了小巷。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不再害怕了,我不会再幻想什么妖魔鬼怪,什么坏人坏事。因为我的心中,有母亲的指引,所以我不会再次害怕。

想到这里,泪水一下子从眼眶中涌出,因为我再也看不到奶奶那慈祥如昨日的脸庞。一切如故,历历在目,我的眼泪像发了疯的海啸,冲击着人们更冲击着我并不坚强的内心。

我陷入了沉思。想啊,想啊……突然,我想出了一个好办法,即发明一种再生铅笔的机器,这样就可以让小铅笔头重获新生啦。说干就干,我立即动手干了起来。不一会儿,就做成了一个小机器人。小机器人把一些铅笔头放进嘴里,嚼一嚼,不一会儿,它就从口袋里取出了整支整支的铅笔,和新的一模一样。其中一支竟然还跳到我的面前,声音细细地对我说:谢谢您,我的主人,我又可以写字啦!听声音像是我的皮皮,但它现在已经是一支崭新的铅笔啦!我高兴得和皮皮一起跳起舞来。

再后来的相处中,我了解到你擅长理科,所以我有什么问题,你都热心解答。而你在绘画,文章方面的困难,我也热心帮助,就这样互相取长补短,我们的感情更加深厚,关系从普通朋友变成了知己,我们也开始形影不离。这份友谊结束了我的寂寞与失落,即使我们现在并不在同一个班级,但每次相遇,都会微笑,即使不说话,也能知道我们依然是知己,我们的友谊如初。

那一天,我坐在南开大学体育馆的领奖台上。看着一张张喜悦的面孔,听着一个个获奖的名字,我神采奕奕,走上了领奖台——我终于取得了我梦寐以求的陈省身杯一等奖。但想起一路走来的过程,心中一片辛酸,流下两滴眼泪……




(责任编辑:师俊才)